听说这几天又要降温了

在weibo上和陈泱说起厦门的大学,她说厦门挺适合我的。因为这句话没来由的受到了触动。之前冬季时就曾今感慨过连广东的冬季都受不了,就更不要说更北方了。以前也不是没想过要考个外省的大学,想远离家乡,但后来经历了几场冬天寒冷的摧残后便打消了这个念头。而现在无端一句话却又撩拨起了我的心头杂绪。

在公交车上遇到过两个似是高中生的女生说起高考形势,她们轻描淡写地就叙述完近六百分模拟考成绩,看不出太多的喜怒哀乐,真是好生令人羡慕。那时正是临高考前一个月,也不知她们考得如何了,是否还像公交车上旁若无人谈论的那般,也轻描淡写的拿下高分。由于我高一那会有留了一级,所以今年恰是那年那班同学的大考之年,一个夏天里不断有好消息传出,有据说去了上海的,有据说进了深大的,甚至有去了澳洲的,即使偶尔有因发挥时常而没能考好的也由家里送进了某国际班,准备两年后去英美留学。羡慕他们脱离了苦海,羡慕他们的前程似锦。

人生际遇各不相同,我有时候会在想如果那时我没选择留级这一条路,现在的我又会在哪里呢?

家里从不给我订太大的期望,在向他们提出留级意见后他说尽力考就好,真到高三没考好再留级也不怕。家里不同意我的留级意愿,不过我还是坚持这一意愿下来。一旦选择了另一条路,风景际遇  也随之不一样起来。做出选择后第二年的现在,若问起我后悔与否,我也不知从何回答起,若回答说后悔则会辜负了这两年来认识的人与事,若回答说不悔,却有会对留级重读高一那一年的不认真及荒  芜感到不值。但又不知该不该庆幸,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有,独独少了瓶后悔药,让我不至于陷于万难的选择中。即使是后悔又能怎样,还不得背包前进。

其实与其说家里从不给我订太大的期望,倒不如说家里对我的期望值越来越低,以至不对我抱有什么希望。

本不至于那么差劲,是那时候开始的吧,从我爸带着皮箱离开这个房子后,一时间缺少了约束的我成绩开始下滑,而且那时正值叛逆期无心向学,仅仅一些时日就把我从小到大所培养的好学习惯打破,成了个懒惰者。当然也没谁可以埋怨的,真要怨的话,那就只怨自己不积极不努力,落得现在这样的地步。

昨晚和陈泱在网路上聊过几段后,突然想起了我爸经常让我去他那住,以前是一直在拒绝,但这次没来由的想起却不再只是拒绝,而是想要去他那边住,让他看管着我。现在住我妈这边,我妈基本 上是管不了我了,我请假她没辙,我玩电脑她也没辙,只能任由我肆意地请假、玩电脑、不看书。在高考压力前,我倒怀念起了小学时爸对我的“强权”主义,怀念他让我没背熟就不准看电视出去玩的时间。

纠结的是,我担心我去到我爸那边会待不习惯,怕会想妈,怕会不习惯不同的环境,怕会不自在多了个外人“阿姨”。也很担心我妈会很孤单,而且听说这个冬天会比往年要来的冷。

都会不习惯吧。

站在三岔路口上真不知道要怎么选择,两条都是通往高考的路,路上的风景也必是不一样。

这几天有跟表姐聊起过这个话题,表姐说如果我努力,不管我怎么选择她都会支持我。我给她的答复是待到这个月25号惠州测试后成绩出来时在决定。这几天容我再想想吧。人生的路不好走,每一步的踏出每一个抉择都要思量好,毕竟世上真的没有后悔药。

 

 

2012.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