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丨

去了趟洗衣房,刚走出寝室门时便觉得一丝丝的微寒,搭配着昏暗淡黄的灯光,把影子拉得老长。

来到上海念书后,偶尔会收到高中同学的问候,他们问我还习惯吗,学校怎么样?

其实我在大学前从未住过校,虽然小时候在家里也有做过家务洗过衣服,但那些都不是真的独立,念大学住校肯定是不太习惯的,特别是这一走就离家两千多里,更是必须独立起来。和 LAI 一起坐火车,拖着巨重的行李箱找方位,一个人打扫卫生、洗床单被单。大家都觉得能到一线城市念书是好的,像小雄说的能念书顺带旅游,可这些都只是光鲜的一面,更多的背后里不为人知的痛苦还是要自己一个人忍受起来,节假日里看着朋友、同学在网路上更新回家状态,自己却只能一个人坐在寝室里打开电脑看电影发呆。

什么是孤独?

对现在我来说孤独就是报喜不报忧,孤独就是累时无处歇脚。

微博、微信和QQ空间豆瓣我都有在玩,像微博和QQ空间比较随意点,装装逼吐吐槽都会有。至于微信,发状态会更慎重点,因为里面有迦了家里人,就生怕一个不留神吐了槽会被看见,让家里人担心。

当然的,我心情不好时是会更新状态希望有个人关心下,但万万不会乱发到微信(如果真发到微信去,那状态就真的是差到爆)。有回便是了,前几天因为身体不舒服,在微信朋友圈里更新了一条状态,我说”不开心受委屈时特别想家,就像偶尔想念家里的床和妈妈炒的牛肉”,这条状态刚好被我妈看见,前天和我妈说电话时她突然问我最近是不是过得不好,我问她为什么那么说,她说看见你的微信状态啊,我沉默了一会说没什么啦转移话题。

还好的是,平时上课都是满载的,早七点半早读然后是一天的课,再接着就是晚六点的自习,回到寝室也就上上网聊聊天,周一至周五都依着这样的作息在运转着,就连想家的念头都没时间去萌发。虽然忙,但忙也有忙的好处,那就是充实,排斥掉其他的不开心情绪一心学习工作。(或者说这就是我“自愿工作狂”综合症的因由?)想家时会怎么样?听粤语歌,听至深处还会体会到粤语里一些从未发现的韵味。虽然家乡讲的是客家话而非粤语,但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听港乐时就感觉像是回到追TVB剧的那些年,我想,偌大的上海或许也就只有耳机里的港乐才能让我如此贴近广东了吧。

话说回来,这一切真的会像是一场梦,几年就那么快过去了,虽想过离开广东,但并没有真认为会离开,像在紫中高一那会被问起以后想去哪念书,我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上海或外省,直至高三冬天时再次被人问起,我改口说“就连广东的冬天都忍受不了,就别说是那些比广东更靠近亚洲高压的外省了。填志愿时曾说好一起填志愿的同学不在,一个人翻着学校名单,琢磨了很久最后还是把上海填在了最前排。

算是得偿心愿吗?我也不太明白,除开上火车前一晚的紧张兴奋外还略带些许的后悔,在月台、在火车上、在南站开往惠南的公交车上、在一个人提着偌大的旅行箱找寝室,更在一个人窝在被子里偷偷想念家里时都从未后悔过。似某次深夜看微博,东方早报一条关于国庆出游的新闻图片,其中有一个被采访到的先生说到“出来了就不后悔,没出来才后悔”。瞬间感悟良多。

唔。

男人老狗,就该耐得住才行。

 

——过得怎么样? ——还好吧,学校还好,就是课太满了。

  

——会想家么? ——老实说没怎么想过家,很少主动给家里打电话,都是家里打过来的,因为课太满太忙了。

 

——学校多美女不? ——因为是外国语类学校,男女比例3:7呃。就是美女比例低了些。

 

 

2013.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