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承受的生命之重

one

天天两三点睡,六点多醒,而今天更是零点被 high yy 的室友吵醒后一直到现在(快六点),有时候感觉还是有点吃不消,即便是习惯了。

被吵醒后,翻开手机进《一个》看了看刚更新的“首页”及“内容”,翻到“东西”这一模块时,看到前几天有推荐一个微博(@逝者如斯夫dead),推荐语里面有两句话,一个是“生命的诞生值得欢喜,逝者也应得到祈福”,另一个是“人们常忘记珍惜生命,或许是因为缺少提醒”。而刚好这个微博我也有关注到,有时看着博主更新的一些“往生者”讯息都难免会生出一种人生变幻莫测的感慨,前面还在开心后面就失去了讯息,或者是前面还在努力后面就从另一个地方知道丧生的消息。

 

two

难以承受的生命之重

想起这句话是因为最近的那些报道,无论是电视、微博、微信甚至是 QQ 空间上,满满都是昆明 301 事件。半夜收到消息,也是在朋友圈中看到的,然后上网了解详情看到一篇“凤凰资讯”发出的长微博,是以各受害者、警察、目击者的角度写的,很是感同身受,内心也像被一柄利剑直抵,颤抖不安。

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我也说不好的东西——让那群暴徒丧失人性如斯呢?或许曾有千百种理由,但我并不想替他们辩驳,因为自他们拿起屠刀挥向同胞,噢不,即使挥向其他民族时,他们便已经不能再归为人类了。

发生这件恐怖事件后,为隔壁班的一同学感到担心,只怕会受到排挤歧视。

上一年夏天刚来到这学校两个班第一节大课开课时,便一眼认出面貌鲜明的她是来自新疆,我也很好奇她竟然会来自一个比我还要遥远的地方,兴许是因为我也是只身来沪念书的缘故,所以对于同为沪漂的她抱着一种较友善的态度。这一次事件的发生,担心的有是她会遭受排挤,且不说祸不及家人这茬,再说那群暴徒、恐怖分子也不能称之为新疆人、某地人,更不能代替某某某,何况哪个省没有几个渣滓呢??

为什么好人要为坏人所作的恶事埋单呢是吧?

 

three

死也分很多种,有一种叫“作死”。

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也是经常挂在口中的一句话,偶尔提来损人。在百度搜了下这个词条,得到的解释是:作死,广东话、北京话、东北话、济宁话中意为“找死、送死”,而吴语中又称“作孽”,意思是很会找事,惹麻烦。“不作死就不会死”的通俗理解应是不知轻重的自寻死路。

今天的《一个》“内容”里更新的一篇文章叫《微博自杀记》,当我看到最后一句“我抱着头靠在墙边,然后我看到了水果刀”这里时,忍不住的点了一下赞。身边也时常出现这类“作死”的人,他们虽未死,但忍不住想要幸灾乐祸,如果”作死者“死了不就正好契合了这个社会的因果关系么。

好人都难得长命百岁,渣滓们何必死皮赖脸地浪费难得清洁的空气。 

 

four

最近似乎不太平,云南头七刚过便又有马航失航事件,整个互联网再次开始祈祷。

有时候觉得科技太发达了也并非是一件好事,谁家丢了猫谁家死了娘这种事以往只会在街里十八坊小范围的传播,而在当下的互联网时代可以很迅速地把消息传到地球另一侧。如果某个星球中有生物居住的话,说不定也能收到王阿姨买菜缺斤少两被骗的消息,当然不是每个星球都有都教授。消息太过发达除了推送消息更加快捷外,也把一些难以接受的事情以光速击中人们内心,本来可以慢慢接受的祸事被迫要一下子习惯,一打开门迎接的就是各界媒体。

听说马航MH370失航而非失事的一瞬间,第一感觉就像是飞在百慕大上空的飞机突然消失,然后穿越到了某个时间某个地点上。

我想,“失航”某个方面来说或多或少有些欣慰,起码收到的并不是不好的消息。某次《YIXI》上说起摘除生命仪让病人“安乐死”话题,讲者大概说在那里和不在那里真的是不一样的,人没死时即便没有神智也可以承载得到亲朋们的感情,而死了,那就真的是心间一下子空了。

马航MH370也是一个道理,即便是真的穿越到了某个时空没死就是没死,至少还有个念想有个牵挂。

 

five

你说,人死了回去哪里,意识呢?会在另一个时空里么?

 

six

之前有了解过青木原这个绝望的森林,我曾想过在青木原里是否就真的是完完全全的绝望呢?

其实青木原并非只有绝望,凡事都有个极点,一旦超到了极点事物便会朝另一个方向发展,绝望之极可能不是死亡,也有可能是希望,生的希望。人自主地想要死无非是绝望透顶的失望,但不是所有人都是想要死的,在死前肯定会有所挣扎,这一点的挣扎是希望起了作用。

我们在别人的死的绝望当中可以体会到许多,

 

seven

不知道我有没有说过在爷爷奶奶去世时,守灵、上山我都没哭过这件事,事因从小是家里爸妈、外婆家外婆外公带大的,和老家并没有很亲,而父母离异我跟妈妈后则和老家更加疏远了。和老家的关系好转也是高三尤其念大学以后的事。但即使是和老家的关系不亲,爷爷奶奶的葬礼上没悲伤过也难免会有点空,新年时少了两个祝福对象,聚餐时厅堂多出两幅遗照(其中奶奶并没有留下照片,而是时候找画师帮忙画的)。

生死之事见得多习惯了并不代表着就真能坦然接受,就像有人和我说起谁谁谁得了什么不治绝症一样,你要让我怎么回答?再好的医疗科技都无法治愈绝症,我哪里有那么大能力抚平你心中的哀愁痛苦。

 

eight

我也怕死,很怕很怕的那种,想过自杀却没有勇气把安眠药吞下去的那种。 

以前看到新闻上报道某某某因为长期通宵打游戏而猝死时还和小伙伴们调侃过说”小心猝死啊“,而看到深圳 IBM 员工在地铁口倒地猝死时便开始不安起来。不说上学期喝咖啡透支精力而感觉到明显的虚弱,最近睡眠不足特别是上次做吴倩那个微博营销 ppt 做到三点多的时候,第二天七点钟强撑到晚六点的无力感更是让人恐惧。我真的很怕哪天突然猝死,心脏也难受起来。

我怕死真的是怕得要紧,就像死前想到死后亲朋围着冰冷尸体大声哭喊的情景那样让人刺疼。 

怕死,算是胆怯么? 

 

nine

生活不是生命的全部

转一条思宇 2014 年前寄送的到最近才刚收到的明信片上写的一句话——“生活不是生命的全部”——就像一直一直她跟我说的那样”只要死不了就好“。

即便是在胆怯如我,在高中一次次的课前三分钟时收到她的“只要死不了就好”的安慰便会充满信心起来。

 

ten

哦,你问“生活不是生命的全部,那什么才是?”第一要义应该是生存才对,只要还生还存在着才能有更多的可能。

 

 

2014.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