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的事总是很难说清 自己一个人太久了 就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哪里不好 或者人格有问题  所以人家都成双结对 自己还是孤家寡人

好的恋情是什么样子? 我觉得可能是 当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 看到的不是自己的丑陋而是 自己的 好”——「亲爱的不二」

偶然翻开零九年的《最映刻》看见尼尼的这篇散文,虽有这种可能,但对我而言这却也是不成立的 ,对我来说,诸如爱啊,喜欢啊,恨啊还是讨厌啊都是一种状态,一种习惯性的状态,就像是单身或是 恋爱、工作或是休假一样,习惯了恋爱就不喜单身,习惯了假期也自然会不喜工作,(这也就是假期综合症的好解释)。而绝不是尼尼写的那样,会怀疑。

可怕的是习惯,当习惯A状态以后,便会对B状态甚至是A状态以外的所有状态都不习惯。早读时间无 意识地朝同桌感叹难得的单身节,他笑着说“你有什么好唉声叹气的,是你要求太高啫”。我嘟囔了句 “又没有人看得上我”便匆匆翻回课本看书去了。

其实是,在我过去的二十年里单身的状态要多于恋爱的状态,甚至从严格说来也只是进行了一段恋 情,两个月,而后不了了之。所以说来我更习惯的是单身,即使是有时候下雨天撑着伞会想“要是身旁 有个人陪着走该多好”,又或是伞太小而让过她那边不让她淋着雨。

单身习惯了就自然无力起喜欢以及两个人一起生活什么的,愈发地养成不爱替他人着想,自私自利的性格。就连追喜欢的女生都没有太多的主动。追不到,别人不喜欢,还会很装逼地无痛呻吟。

说到这里,记得两年前的同样是这个时候,是后来道听途说单身节那天黎坷去夜见了她的前( 或是前前前)男友L,他们那时旧情复燃,究竟他们的幸福还是我的苦涩呢。大概也忘了是什么时候,在电话中她跟我说“要怎么样才会忘记我”,然后说了很多,到了第二天就直接陌生人了。(不过现在关系有开始好转,偶尔会聊聊)

回想起来,从开始写心情、日志到现在的这几年里,书写的东西多是关于“爱”、“喜欢”、和“讨厌”的,有过写情诗(课前三分钟还拿去演讲了…囧),有写个安东尼风格无标点的语段,还有随笔。可有时候会觉得自己一点也不了解这些感受,颇有种“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意思。甚 至是开始讨厌那样消极自艾自怨的态度来。

(对了,这次日志后,要慢慢少写这些自怨自艾到让自己反感的东西,这样不太好。)

说到底抱怨这些东西是一种矫情,无论是“世界上没有谁离不开谁”还是张爱玲的那句“他不爱你,再过一万 年之后也不爱你”,失去了就失去了,不爱就不爱了,都不是说“还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就可以任意重来的。就算是尼尼跑遍了全世界,或找到了开满花的树,不二也不会再和尼尼一起了吧。

都有人在厌倦夏天后,期待起冬天来,只因可以摆脱夏天的炎热。可一到了冬天,即便是暖暖的冬日照在身上也感觉不到多少温暖时,就又开始期盼夏天。人就是这个死样子,在厌倦后就关注新事物,在习惯前逃离。无论是夏天还是冬天都不好啊,其实。夏天太热,冬天太冷,而且冬天虽然是个充满温馨的节日,就连耶稣也选在了冬天降生,可是单身的更突显得孤寂。

对于“光棍节”是一点爱都没有,对节日称谓的反感而非是对节日的内涵,世上,人从一出生始便 不可能是“光棍”,即便是空手而来,在生之门的旁边也依然会有你的至亲在等你,或紧张或喜悦,都 缘自你皮层下身体中流淌着的学业给了他们一种“血肉至亲”的神妙感会。即使是和你无血肉之亲的人 ,在未来的旅途中都会以朋友的身份来到你的身边。听你说话。

萧伯纳说过,此时此刻约有两万个人适合当你的人生伴侣,就看你先遇到哪一个,如果在第二个理 想伴侣出现之前你已经跟前一个人发展到相知相亲互相依赖的生存关系,那后者就会变成你的好朋友。 虽不知这是真是假有无科学根据,但一想起来就会让人觉得开心。

其实啊一点也不光棍诶,只不过是少了个下雨天里陪着撑伞漫步的人而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