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是一段孤单的旅程

颌骨关节有问题,看了两三年的口腔医生,也就是俗称的牙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小越是反感甚至恐惧的东西反而越是会形影不离。对牙医的痛恨说得上是能排上人生前五。

高中看牙医的那段时间,因为本地没有良好的口腔医院,所以每次复诊时都要坐六点钟的头班大巴去邻市,夏日里还好,碰上日出时间越来越晚的冬天,出门时都还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天色。就那么,一坐就坐了两年的长途巴士,即使天赋从不晕车的异禀也开始扛不住。这也是除了几次跟阿爸去广州出差及跟阿妈去深圳探亲外,我所去到过最远的地方,还记得交通指示牌上标着“140KM”。

和同学朋友讨论过会去哪里念大学,虽然有提起上海,但作为一个怕冷怕得要死的人也就那么想想就好,却不料真会在高考志愿上填上上海的高校。

“成长是一段孤单的旅程”是来到上海后最大的感触了。一个人坐火车,一个人报道,一个人拖着东西找寝室,还有一个人整理寝室一个人铺床挂蚊帐,一个人的事情太多了,没有了家的保护得需要快速成长适应环境。

越是一个人越是独处也越能静下心来,仿佛一个人的时候前面有个蒲垫,坐上去就可以陷入思考。

从登上开来上海的特快坐在窗旁看着飞速后退的风景时就有一种顿悟,过去真的过去了,就像全速前进的火车一样把一些不必要的东西丢在了脑后,即使背后有人说坏话都可以不去理似的,一些以前无法绕开的坎讨厌的人在现在看来都可以一笑置之。对了,那是我第一次坐火车,网路上订票时页面上写着区间里程“1489KM”。也是我目前为止到过最远的地方。

20141220
写在人生第一本(加前缀“选修课作业摄影”)书上。

本文系作者 @ 原创发布在 Tata。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喜欢()
Top